媒体报道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媒体报道 > 《新华网》 ...

《新华网》 徐州淮海环球港“国际艺术节”首秀彭城

2016-10-01 16:41:09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   美人鱼在鱼缸的限制中起舞,穿梭的飞车在笼中如履平地,桑巴在舞台上传播着热情,高跷小丑在人群中传递着欢乐。国庆是举国欢庆的节日,环球港是节日中最炫的舞台。9月30日晚,一场“环球国际艺术节”拉开了淮海环球港首秀的序幕,来自五大洲12国的50多位中外艺术家,以一场艺术盛宴,扮靓了节日的夜空。据了解,此类综艺演出,不仅是淮海环球港的开门庆典,也将成为这里的“新常态”。

    歌酣舞罢,余音绕梁。作为徐州东部商圈的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,淮海环球港为什么会与演艺文化结缘,它的前世今生又预示着它有怎样的未来?

    要了解淮海环球港的未来发展,首先就要了解它的孪生兄弟——48万平方米的上海环球港和88万平方米的江南环球港,上海环球港是全球中心城区最大的购物中心,3年前开业,一炮走红,成为上海的商业新地标。

    江南环球港有“中国1MALL”之称,去年首秀亮相,后来雀屏中选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,将之作为“中国甚至世界最大商业综合体的代表,以此向世界展示当代中国人消费的高水准”。代表中国商业,赢得了世界声誉。

    如果说上海环球港的成功,部分缘于上海城市巨大的吞吐能力,那么分析位于常州的江南环球港,对于认清淮海环球港的未来发展,就更加具有案例意义。

    鸟瞰徐州淮海环球港。

    江南环球港的首秀并不“光鲜”,存在大面积虚位以待的“留白”。内因是体量大、模式新,需要时间摸索整合;外因是电商冲击、商业过剩,消费分流。

    但外因是变化的条件,内因才是变化的根据。真正使江南环球港走出困境的主因,正是体量大、模式新。体量大,才能容纳更多抗衡电商冲击的体验性业态;模式新,才能形成人无我有的差异性优势。

    在电商冲击、体验为王的时代,江南环球港坚持了“文化+旅游+商业”的市场定位,将文化、旅游、运动、休闲等新锐的生活休闲方式嵌入到商业建筑、商业模式和商业经营中,文化旅游商业同频共振,让“超顾客预期”成为可能。

    用了洪荒之力,打造了天天演艺的品牌和旅游文化的氛围,使江南环球港成了嘉年华的舞台和一站式家庭消费的终点站,商户看到了环球港的实力、苦心和用心,不再徘徊门前;消费者看到了新奇、新鲜和多元体验,近悦远来。很快江南环球港的影响力就辐射到了周边城市,周末外地游客的比例高达四成,成为常州唯一具有对外辐射力的城市休闲乐园。

    淮海环球港继承了环球港家族的特点:英伦范是其共有的风采,文旅商是其独有的内涵。而与江南环球港相比,淮海环球港的区位优势则更加出众:徐州城区东扩战略带来的政策红利、汽车时代君临导致的商圈变迁、国家级交通枢纽产生的辐射力,有外因加持。

    内因也给力。淮海环球港具有淮海商圈唯一的奥特莱斯,它的魅力在于,很多让人高不可攀的国内外品牌,一旦印上奥特莱斯“标签”,价格立马“下凡”,让原来望价却步的人惊喜“淘到便宜了”。比如环球港奥特莱斯的价格有低至1折的,而主流价格是该品牌正价店的3-5折。

    与普遍独立成市的奥莱模式不同,环球港的奥特莱斯落户在综合体中,在国内开创了奥特莱斯+购物中心——1+1>2的新模式,两者资源共享,合作共赢。

    因为这种新模式反映了奥莱购物的形态和目的正在发生的变化:即由购买奢侈品为目的,慢慢转型到以游玩或者休闲为目的,顺便购买一些奢侈品。

    因此奥特莱斯+购物中心,对于奥特莱斯来说,就能借助购物中心多元化、家庭型、体验式的业态组合,全方位地提升消费者的购物体验;对于淮海环球港来说,就能借助奥特莱斯辐射力强,主力客群多为自驾游群体的特点,吸引周边更多的中高端消费者,为辐射力的翱翔插上健翅。

    “未来已经来临,只是尚未流行。”把这句话用之于商业,就是说只有少数新型商业才能勾勒出未来的模样——他们当下所代表的商业模式、所倡导的生活方式将是未来的大多数。

    上海环球港煽动了商业创新的蝴蝶翅膀,江南环球港聚积起文旅商共振的飞行力量,淮海环球港也必将在经历蛹变化蝶的阵痛后,与时尚的风云齐飞。

相关新闻

返回列表